我是A型血,老婆是AB型,孩子居然是O型!狠心和妻子離婚後,卻收到她的一封遺書,「真相」讓我痛不欲生!

luckygolucky     2018-01-13     檢舉

這幾天在天涯看了一個很火的帖子,故事很狗血,但也很感人,對我的觸動很大。它讓我聯想到自己的一段令人心痛的過往。

她姓關,與我同姓,叫關悅,長得清麗脫俗,身材凹凸有致,後來成了我老婆,再後來成了我前妻。

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一說到這事兒,我的心就會莫名的疼痛,像一把刀橫在心口,沒有一刻暢快。就在去年年底,她走了,永遠離開了我,離開了這個世界。說心裡話,我愛她,很愛很愛,可是她走了,我想哭,可惜一切都晚了。

記得第一次與她見面是經親戚介紹認識的,也就是相親。那是2012年,一個煙雨濛濛的下午,在廣州天河區天河城附近的一家咖啡廳,我和她對面而坐, 彼此都有些拘謹,她甚至還有些羞澀,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

那天她穿得很漂亮,一件白色的襯衣,一條淺色的牛仔褲,一個仿LV款式的包包。見面以前,我對她的情況並不太瞭解,只聽我那親戚說人長得不錯,性格也好。起初我是排斥的,因為我並沒打算這麼早就結婚,還想多玩兩年,是我爸硬逼著,才這麼幹的。

我爸是一家外貿公司的董事長,是家裡的主心骨,凡事兒都他說了算,他就我一個兒子,思想比較傳統,一直想讓我繼承他的家業。我其實並不是那種紈褲子 弟,我有自己的想法,我喜歡攝影,夢想周遊世界,做一名攝影師,最好是一名戰地攝影師。這在他看來,這是不切實際的。這幾年,他身體一直不好,便盤算著讓我先成家,後立業。與關悅相親這事,也就是這麼來的。

我爸為我安排過幾次相親,女方都是奔著我們家錢來的,包括後來的關悅,也都是因為我們家有錢,才嫁給我,且不說她是不是,最起碼她家人是。所以,說起來,挺可悲,今年我都28歲了,卻還不知道談戀愛是個什麼滋味。

我記得,當時她對我的一些情況並不感興趣,反而,她很希望我能多瞭解她的一些情況,這讓我感到有些意外,也是她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個重要原因。

她直言不諱的說,在我之前,她談過一個男朋友,是她大學同學,她能這樣坦白,說明她已放下了那段感情,所以,我並未深究。

關悅是一家服裝公司的文案策劃,一個月工資才四五千的樣子,還不及我一個月的零花錢。她還有個妹妹,比她小兩歲,身體不好,得了白血病,她之所以與 我相親,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為她妹妹,因為她妹妹化療急需用錢,還要做骨髓移植。她家的積蓄基本上都用光 了,還借了不少錢。聽我親戚說,她爸好像是我爸的朋友的朋友,如果倆家連親,在錢方面,我們家肯定會支持她妹妹治病,可以提供很大幫助。

當時看完電影已是凌晨一點,我提出在外面開個房間,她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保持沉默。這在我看來,就是默許了。剛一進酒店客房,我就一把將她摁倒 在床上。也許是我太過衝動,把她嚇到了,她瞪大眼睛看著我,扇了我一個耳光,我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她居然敢打我!要知道,她打的不是我的臉,而是我爸的臉,是跟幾十萬彩禮錢過不去。

從小到大,都沒有人敢打我,我爸也不例外,所以,對於突如其來的這一記耳光,讓我原本興奮的心情,一下變得複雜起來。她一把將我推開,摔門走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犯賤,被她扇了一巴掌,我反而更加喜歡她。我喜歡這樣烈性的女孩,這大概是因為我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女孩。

第二天,我給她打電話一直關機,第三天依然如此,後來我將這事兒告訴我們牽紅線的親戚,親戚讓我加她微信,她大概不知道是我,通過了。我首先向她 道了歉,她沒理我,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回我信息,說沒事,她也是一時衝動,不該打我。

從她的微信上,我看到了另一面的她,我原以為,她只是一個比較有個性的女孩,沒想到,她還是一個比較有想法的女孩,她竟在微信上賣衣服,這在當時是少有的,這讓我有些意外,也讓我對她有些刮目相看,她不僅有個性, 還很有想法。

後來,我們約會了好幾次,感情越來越好了。不久,我們就定親了,家人忙活著幫我們籌備婚禮。

說來話巧,那天是四月一日愚人節。她有些感冒,在我家休息,坐在房間玩電腦,一不小心被我看見了。我看到她正在網上和一個男人聊得正投入,我只看到一行字,是那個男人發來的,大概是:悅,我愛你,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看到這行字,我的頭一下懵了。我有些激動地問她:「這人是誰啊?」她愣了一下,好像有點緊張,說:「一個普通朋友,愚人節,跟我開玩笑呢!」

我不是那種死纏爛打的人,所以沒有繼續往下問,有事兒都藏在心裡。我不傻,普通朋友?騙鬼呢! 她果斷的關了QQ,從那起,我便對她開始有些猜忌。

那會兒,這事兒一直擱在我心裡。後來她懷孕了,就在結婚前一個禮拜,她開始有些反應,去醫院一檢查,已經懷孕一個多月。她一懷孕,家裡人對她更加保護,爸媽都很開心。我呢?第一次做爸爸,我當然也很開心,所以,我後來還想,沒準愚人節這事兒還真是我多想了。

一週後,我們結婚了,婚禮辦得很隆重。

大概在她懷孕五個月的時候,那天是她生日,她說約了一個閨蜜中午一起吃飯,我說陪她一起去,她說不用,就她和她閨蜜,加我一個男的說話都不方便,聊的都是些女人的事兒,我心想,也是,便沒去。

中午,我朋友在一家西餐廳吃飯,叫我一起去。沒想到,關悅和一個男人正在這家西餐廳吃飯,與我們就隔著一個座位,我一眼就看到她。她也看到我,我們都傻眼了。我徑直走到關悅面前,臉紅脖子粗地看著她,質問道:「你不是說跟一閨蜜吃飯嗎,咋是個男的?」

她沒吱聲,大概沒想好怎麼解釋。那男的起身,客氣地對我說:「我是關悅的朋友。」我氣一下來,爆了一句粗口:「去你媽的,沒你說話的份!」

關悅急了:「你怎麼這樣?」我火大了說:「我怎樣了,我早就看出你不對勁兒了。他是誰啊,是不是上次在QQ上和你聊的?你害不害臊啊!」

接著,我和那男的幹起來了,這架才剛打上,就被保安給勸下了。我們幾個都進了派出所,在那呆了會兒,接受完教育就走了。

當晚,我們在家又吵了一架,我爸媽知道這事兒,關悅也很主動的坦白了。她說那個男人是她前男友,後來在 QQ上聊的,也是這個男人。

我有些失去理智,當晚還想揍她,儘管她曾主動交代,她以前有過一個男朋友。但她卻沒有告訴我,在她決定嫁給我時,他倆還有關係。當著我爸媽的面,我有些失禮的質問她:「你真不要臉,說,你們倆背著我還幹了些什麼?」她哭了,哭得很傷心,大滴大滴的眼淚往下流。

爸媽是理智的,畢竟她懷孕了,動了胎氣不好。所以,儘管錯在她,但他們還是袒護她多點,我爸把我支開了。

原來,她和那男的是大學同學,在大學期間就一直好著,原本畢業後,他們是打算結婚的,但後來因為男方父母不同意女方,因為他們家條件好像還不錯,結果他們只好分手了。

那段時間,我很難過,多數時間都是在外與一些酒肉朋友玩耍,她大概也知道我在外面鬼混。

幾個月很快就過去了,她的預產期到了,孩子生了,是個男孩。爸媽都很開心,我當然也開心,有了孩子,我和她的關係慢慢緩和了。

很快,孩子出生了,是個男孩,母子都很健康。有了孩子,家裡熱鬧了許多,我爸基本上都不去公司了,大大小小的事兒都交給我來管,我能管啥,啥都不懂,讓我去拍幾張照片還成,管這麼個公司,還真不是我擅長的,但還是硬著頭皮去了,其實我爸不傻,我去也就是做個樣子,真正決策的還是在他,沒我啥事兒。

孩子一天天長大,六個月就會「巴巴」的叫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叫爸爸,但家人都說是叫爸爸,我覺得應該是叫爸爸。我很愛這個孩子,因為他是我的骨肉,我甚至愛他勝過愛關悅。

就在我們一家都沉寂在孩子的歡樂中時,先前和我有過一段情的那個護士F女,開始找事兒了,老是纏著我不放,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愛我,還是因為我家有錢,財迷心竅,居然說當小三都可以,她不介意。

那天,我小孩生病了,去醫院看病。正好是在F女上班的那個醫院,醫生讓去抽血做個化驗,我和關悅帶著 孩子去抽血。豈料,F女就在那,那一刻,我的心有些噗咚噗咚的跳。F女似乎還挺淡定,還誇這孩子漂亮,關悅還與她說了幾句什麼話,我都忘了。

結果,化驗單出來以後,我驚呆了,我是A型血,關悅是AB型血,孩子居然是O型血,這怎麼可能?看到這個O,我的腿直打哆嗦,看著眼前這個弱小的生命,我 心想,這個生命是誰的?我質問關悅,她一頭霧水,說肯定是醫院弄錯了,我扇了她一個耳光,這是我第一次打她,也是最後一次。 她一下哭了。

我們的關係一下陷入低谷,不,是完全破裂,爸媽是支持我離婚的。他們可以接受她之前的種種,但絕不能接受這個孩子。

後來,關悅帶著孩子離開了我們家,那段時間,我們兩家人的關係都很僵,她爸媽是不同意離婚的,因為他們相信孩子是我的。這怎麼可能?這不是笑話嗎?

離婚是肯定的,因為家產的事兒,還僵持了一段時間。最後,關悅不得不做出讓步,她沒有分到多少東西,就拿了我的半套房子,這些錢也都給她妹妹治病用了。

離開了我們家,她又用之前的微信號繼續賣她的衣服,我時不時會去看看,那些東西都不錯,款式很漂亮,價格也不高。她每天忙得跟狗一樣,一天24小時伺候那些主兒,還得自己拿貨,發貨,累得跟狗一樣,我還真有些心疼,畢竟夫妻一場。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手賤,居然還幫襯了她幾次。當然,她是不知道的。

沒有關悅的日子裡,我成天和那些酒肉朋友胡混,身邊不缺女人。那段時間,F女對我很上心,她想嫁給我。她甚至把工作都辭了,每天纏著我。她說她是真愛我,我不信,覺著她就是在說笑,怎麼可能?愛我家的錢還差不多。

後來,她懷孕了,我讓她把孩子打了,她不肯,說會把這個孩子生下來,還把這事兒桶到我爸媽那兒,我爸媽一聽,覺著這事兒不妙,但又覺得這事兒未必不是好事兒,為什麼這麼說?大概是因為前面孩子不是自己的親孫子,現在這個是了,有種失而復得的感覺,多少有些安慰。

F女向我爸媽提出了一個要求,讓我娶她,我爸媽沒同意,因為他們覺得她配不上我們家。從我爸媽那兒吃了閉門羹後,F女有些失落,懷孕四個月時,她偷偷照了B超,是個男孩,這更加堅定了我爸媽要她把這個孩子生下來的決心,我爸媽給了她一些錢,還給她租了一套房子,我偶爾也過去看看她。

後來,F女生了,是個男孩,看到這個小生命的時候,爸媽笑得合不攏嘴,F女也吃了不少苦,畢竟生小孩這事兒並不容易,聽她在產房喊得撕心裂肺就可想而知。所以,我對她比之前好了。做完月子,F女又向我提出結婚的要求,我沒答應,她就跟我鬧,說是不答應,就帶小孩 回老家。我原以為她只是想訛詐我一些錢,沒想到她真的帶小孩回去了。

離婚後,我已不太關心關悅的事兒。誰知那天,一個男人給我打電話,約我見面,說是與關悅有關,我知道他是關悅前男友。我沒搭理他,把電話掛了,他又打了過來,說是一定要見我一面,不僅關於關悅,還關於孩子。

孩子,那個孩子與我有什麼關係,難道還想要我再多出點錢撫養他不成?帶著這些疑問,我和那個男人見面了,就在上次我們發生衝突的那家西餐廳,沒別人,就我倆。

看他表情,似乎有些凝重。我知道,一定是出什麼事兒了。我問他找我幹嘛,他說關悅去世了。我以為自己聽錯了,或者他在跟我開玩笑,他又重複了一遍,說她真的去世了。

聽到這樣的消息,我感到很驚訝,也很難過。那個男人把整個過程都告訴了我。

關悅是流產死的。原來,離婚不久她懷了我的第二個孩子,但最後母子倆都保不住。我問那男人,怎麼沒人通知我,他說,關悅走之前說不想讓我知道,這是她的遺言。他說關悅臨終時讓他給我帶句話,說她是清白的,她愛過我,也恨過我,她希望我能把我們的孩子撫養成人,孩子是我的,我有義務撫養。如果我不願意,她希望那個男人能幫助她爸媽一起把這個孩子養大。

我有些不解,那男人繼續說,說這個孩子真的是我的,並拿出一張DNA鑑定書給我看。我看了一眼,果然是真的,那為什麼之前的血型不一樣?我的頭一下懵了。我問這DNA是什麼時候做的,他說是在關悅去世前不久做的。

說完,他從包裡拿出一個硬古古的信封給我,說裡面是一部手機,和一本日記,是關悅的遺物。我接過東西,感覺手上沉甸甸的。

他還說,希望我能繼續經營那個微店,因為只要它還在,關悅就還活著,活在我們心裡。我被眼前的一幕感動了,情不自禁的流下兩行熱淚,他也哭了。

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我爸媽,他們聽完也很難過。在爸媽的陪同下,我們去了關悅家,關悅的父母見到我們還很客氣。她爸媽希望孩子能交給他們帶,說如果我想孩子,可以過去看看,因為醫生說,關悅的妹妹活不了多久了,這個孩子是他們唯一的親人。說著說著,兩位老人都哭了,我們也跟著哭了,孩子還小,竟也哭了,頓時,好像整個世界都在流淚。

不久,F女從老家回到廣州。我將關悅去世的消息告訴了她,她聽完也很難過。

晚上,躺在被窩裡,她突然貼著我的耳根說:「關,有件事兒,我想來想去,還是想告訴你,希望你能原諒我。」我問她什麼事,她說:「醫院化驗單是我故意換的。」

聽到這個消息,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個只會在電視裡看到的狗血的事兒竟然會發生在我身上。我把臉拉得老長,火一下冒上來,都快把眉毛燒焦了。 我罵道:「你怎麼可以這樣?你把老子害死了!」接著給了她兩個耳光,她哇哇地哭了起來。

我把關悅的日記從頭到尾都看了一遍,這本日記大多記錄的都是她懷孕以後的事兒,每天記得都很簡單,說的都是些生活上的事兒,關於孩子的,還有我的。

當看到以下這篇時,我忍不住哭了!

2012年4月1日,星期日

今天是愚人節,我不知道上帝是不是在跟我開玩笑,我好像懷孕了,食慾不佳,有些噁心。我跟關說我感冒了。關對我很好,雖然有時她會疑神疑鬼,但我知道,他是在乎我的,一個男人如果愛你,在乎你,比什麼都重要。可今天發生了一些事兒,讓我感到很尷尬,飛翔(關悅前男友)在QQ上開玩笑說要跟她老婆離婚,這條信息被關看到了,他很不高興,我不知道該怎麼向他解釋,這樣的事兒只會越描越黑,所以為了避免他的更多猜忌,我把QQ關了。

妹妹身體一天不如 一天,希望她能夠一天天好起來,爸爸、媽媽為她操了不少心思,我希望自己能為他們兩老做點什麼,可我什麼都做不了,微信的衣服雖然賣的還不錯,但面對妹妹高昂的醫療費,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我不好意思向關開口要錢,我不想讓她覺得我是為了他的錢而嫁給他的,雖然多少有些這樣的意思,但也是為了妹妹好。

其實,他還挺可愛的,很陽光,是我喜歡的類型,只是比較頑皮,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也許等我們的寶寶出生了,他也就該懂事了。

看完我哭了很久。關悅,對不起!我錯怪你了!請你原諒我!我向你保證,我會好好撫養我們的孩子。你安心地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