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了,要相愛一輩子的

clarawong     2016-12-20     18     檢舉
說好了,要相愛一輩子的

那年,她和他正是最美麗的季節,剛剛考上大學,他是從偏遠農村出來的孩子,她也是。

他們剛來到繁華的大都市,滿眼都是驚奇,甚至看到摩天大樓都會暈高,聽到城市同學流利地說英語,他們會自卑,看到同學說「熱狗」,他們還真的以為是一隻狗。當他們被人嘲笑是鄉下人時,他們總是會相互安慰,許久,兩顆心就近了。

和所有小戀人一樣,他們一起打飯,一起去逛公園,都花錢不多。大多時候,她和他要泡在圖書館里,寫寫小紙條。人雖然貧窮,愛情世界裡的光芒是一樣的,他和她,就那樣轟轟烈烈地愛了。

因為都窮,所以,和別的戀人比起來,少了花前月下。他極少給她買東西,有一次她看上了一副紅手套,十塊錢,他摸了摸兜里,隻有七塊,於是隻好尷尬的笑笑。後來,她買毛線織了兩副,都是紅手套,一人一副,她說,才用了五塊錢的線,值吧?他把她摟在懷里 ,發誓要對她好一輩子。

說好了,要相愛一輩子的

大三時,他們出去打了一些工,情況好一些了,因為可以教幾個小孩子數學和物理,他有了一些錢。這次,他用自己兩個月的薪水為她買了一條項鏈。因為有一次逛商店的時,她盯了那條項鏈好久,試了又試,當時他就說,我有了錢了會買給你。那是條銀的鏈子,非常精美的做工,戴在她的頸上,熠熠生輝。她不是一個特別好看的女孩子,可戴上這條項鏈之後顯的非常美。

不久正好是她的生日,作為生日禮物他送給了她那條項鏈,而她說,我也有一件禮物送給你。

她送給他的,是她的處女之身。

那天,在一個簡陋的小旅館里,她和他,那樣的纏綿那樣的動情。他說,我一輩子會對你好的,不論誰將來有多大能耐,好不好?一輩子,我們不分離。

說好了,要相愛一輩子的

她把自己的身體蜷進他的懷里,淚流滿面。她相信這個男人會對她好的。

兩個月之後,她惡心嘔吐,身體出現了強烈反應,她懷孕了。

這是件可怕的事情,她找他來商量,怎麼辦?

做掉吧,他說,我們還是學生,校方知道會開除我們的,我們明年就要畢業了,不要冒這個風險。

不,她執拗地說,我要這個孩子,因為這是我和你的孩子,因為我愛他,我一定要他。

一個月後,她辦了因病休學的手續,然後帶著肚子裡的孩子回了家鄉。他幾乎每天寫信問她的情況,到他大學畢業時,孩子出生了,是一個男孩兒。

說好了,要相愛一輩子的

她沒有再回來上學,而他留在了大城市上海。本來他可以回山區的,因為她在那裡等待他。她一個人帶著孩子,給一個小公司打工,掙的錢剛剛能果腹,她在等待他畢業,然後一起過幸福生活。

可他沒有回來,他說,上海機會多,等有了錢,我會接你和孩子出來的。

這個諾言,他沒有實現。

實際的情況是,他隻回家看過她一次,發現她變得那樣難看,碎亂的頭發,又黃又瘦的臉,穿的衣服極邋遢,上面還有奶漬。小孩子不停地哭鬧著。和衣冠楚楚風度翩翩的他相比,她就是一個還沒有走出大山的女人。他一陣陣地害怕:他真的還要她嗎?真的還帶她走嗎?

她還是那樣依賴他,問他在上海怎麼樣。他說,混的不好,你再等等。他是撒了謊的,那時,他已經是公司的部門主管了,月薪可以拿到七八千。而她隻有幾百塊錢,分別時她還拿了一千塊塞到他手裡,說,你在上海開支大,拿著。他的眼淚要下來,知道自己辜負了這個女人。上了火車,他打開那紙包,是散亂的一千塊錢,大概是她湊了好多零錢才湊了出來的吧。

說好了,要相愛一輩子的

而他卻騙了她,他決定,用錢來還這筆帳。

不久,他給她寄去了兩萬塊錢,寫了一封信,他隻說,我太忙了,可能現在結不了婚。那時,他還不好意思直接說分手。

而她不久就把兩萬塊錢寄了回來,她說,真對不起,我沒有等你,我結婚了,說好是一輩子的,可我結婚了。

他哭了,她是多懂事的一個女人啊,為了他,她才結的婚啊,這也是為了讓她自己死心啊。她把自由還給了他,把愛情也還給了他。他沒有勇氣回家鄉看他一眼,他想,從此,各自奔前程吧,也許她現在的老公會比他更適合她呢。

那時,他身邊有美麗時尚的女子追求他,因了她的離去,他決定,重新開始自己的愛情了,何況,這女孩子家在上海,有權有勢,對他是極有幫助的。

不久,他和女孩子遠渡重洋出國留學,在美國開了自己的公司。他有了太多的錢,他有了別墅和私家車,他和她當年夢想的一切都有了,可她卻沒有了。為了愛情的那粒種子,她選擇了放棄,但放棄的結果卻是男人嫌她是塊過時的布料,根本不想做成衣服來穿了。

他知道自己是個壞男人,太壞了,所以,他選擇五年後回國,在她的家鄉投資了一個公司,他準備幫她。

而她那時是家鄉一個中學的老師了,快四十歲了,有了半白的頭發,人有些微胖,浮腫的眼睛因為過度勞累顯得極其無神。見面的一剎那,他們都呆了!他沒想到她變得這麼厲害,從前還有年輕的蹤影,現在,卻老成了這個樣子!而她更英俊更挺拔,好像二十多歲的樣子,那樣迷人那樣有風度,開著寶馬車,穿著幾千元一套的衣服!

他們愣了很久,這就是歲月啊,幾十年過去了,她年已老色已衰,而他風華正茂意氣風發,歲月給她增加的是滄桑,給他增加的確實無窮的魅力。

說好了,要相愛一輩子的

他見到了他們的兒子,一個十七歲的大小夥子,如他的翻版,學習非常好,已經保送到北京上大學。他想說謝謝她,卻覺得語言那樣單薄,他想說對不起,卻覺得自己連這個資格都沒有。

在她簡陋的辦公室待了好久,他才敢問一句,你愛人是做什麼工作的?

她笑了笑,嘴角的皺紋動了一下,平靜地說:我,一直都沒有結婚。

剎那間,他從椅子上立起來,眼淚淬不及防地落下來,內心裡的洪水決了堤,如天地間有什麼東西炸裂開來,她一直等他,一直這樣癡情地等待。

說好了,要相愛一輩子的

你傻呀。他罵,你傻死了啊你。

她眼睛中是淚光,身體有些發抖:你說過的,要相愛一輩子的,我認為它是真的,你說過的。

他蒙住臉,然後緩緩地跪下,這一跪,是他心甘情願,在愛情上,他不如這個女人,他不懂什麼叫一諾千金。

而此時他不能離婚,他的嬌妻愛女,他的事業家庭,他所有的一切,再也不能容忍這樣的一個女人,可他知道,她是他心底的一粒珍珠,價值連城。

他發現她頸間的項鏈,更呆了,已經黑了,銀子褪了色,黑黑的一圈在頸間,這是當年他買給她的,曾經最動人最明亮的項鏈都這樣黯淡了,如他和她的愛情,已經是花自飄零水自流。

他問她有什麼要求,因為錢不能彌補一切,何況,她看重的一定不是錢,因為當年那兩萬塊她就退給了他。

她笑了,如果你想幫助我,就捐個希望中學吧,看我們這環境多落後。

那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還與她無關。她眼神里是風過千山的寧靜,一切已經塵埃落定,她說,那是我一個人的愛情與忠貞,與你無關的。她純淨的眼神一如當年,和說那句相愛一輩子時一樣動人。

原來,相愛一輩子不是一句簡單的話,那是要用一生來踐行的一句誓言,用自己的心自己的愛。可惜他沒有做到,他知道,這一輩子,他不隻是對不起她,他也對不起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