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以為我們會在一起

winner00     2016-12-30     13     檢舉

、第1章 告白。

宇智波一族的大宅里,一身黑色和服的宇智波泉奈行走在其中,即使心情很好,他的臉上也透露不出半點神色。不少族人好奇地望向他,但是礙於泉奈是宇智波家族排名第二的強者,前往的方向又是族長的宅院,他們也只能自己腦補了。

一推開門,宇智波泉奈眼中閃過疑惑。

哥哥不在這裡?

今天是宇智波一族的煙花祭,哥哥再忙也不可能去訓練場,或者去處理家族事物,唯一的可能就是出門找某人了!宇智波泉奈想到喜歡纏著哥哥的千手柱間,臉色就臭了,「可惡,這個時候都跟我搶哥哥。」

他腳步重重地踩著木屐離開。

一陣風吹過,撩起黑髮,讓和服背後繡著團扇的族徽明亮刺目。

宇智波一族,忍界豪門,代代相傳的寫輪眼更讓這個家族威震四方。到了後來,戰場上甚至出現了一個不成文的規定:不要直視一個宇智波的寫輪眼,如果碰到宇智波斑或者宇智波泉奈,為了防止情報泄露,應該直接自殺。

可這世上偏偏有不怕寫輪眼的人。

木葉火影,千手柱間。

也是宇智波斑唯一承認的摯友,千手一族百年來最出色的族長。

他敢直視宇智波的族長,讓凶名顯赫的宇智波斑對他無可奈何,也敢笑著對泉奈說「多吃一點,努力長高一些。」千手柱間為了實現和平的理想,保護自己在意的人,樂此不疲地去刷宇智波一族的好感,長年累月下來,互相敵視的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都泄氣了。

誰讓兩邊族長的關係好到不行,就連千手扉間和宇智波泉奈不斷挑撥離間都沒有用!

當然沒有用。

因為柱間把他放在心頭,用時間證明信任的重量。

回憶起族人每次提到柱間就牙痒痒的表情,宇智波斑勾起唇,眼中溢出笑意。萬花筒讓他的視力不太好,可是他依舊將眼前的男人看得清清楚楚。宇智波斑在心底對泉奈說了聲抱歉,煙花祭沒有辦法和泉奈一起參加了。

如今,他打算讓這個「關係」更好一點。

「柱間……」

他還沒說完,千手柱間突然打了個噴嚏,揉著鼻子說道:「該不會是弟弟在怨念我吧。」

宇智波斑挑眉,向來桀驁不馴的臉上略微不自然。

泉奈應該會原諒他吧?

木葉的空氣清新,站立在當年瞰俯整片森林的懸崖旁,千手柱間深吸一口氣,開朗的笑容完全沒有宇智波的內斂,「你一說老地方見,我就想到這裡了,果然我們最喜歡的就這裡了。」

「斑,木葉很美吧,三年過去了,誰會想到我們之前還打得你死我活。」

「和平離木葉越來越近了。」

千手柱間日常性的給斑灌輸和平理念,眼睛閃閃發光,談及理想的時候,他永遠有一種天真的率性,仿佛這世上沒有什麼能阻止他。

宇智波斑很有耐心地等他說完,直到千手柱間話音一頓,疑惑地說道:「斑,你今天怎麼不說話?」

【你看上去真沉默。】

千手柱間的心情全寫在臉上。

宇智波斑涼涼地說道:「不是我話太少,是你話太多了。」

「話癆」的標籤戳在千手柱間的身上,頓時把忍界第一的火影打壓得臉色灰敗。

「我沒有話癆,扉間明明說這些話的效果很好……」

「我都聽膩了!」

宇智波斑沒好氣地說道,柱間為什麼總是喜歡對他宣講這些,天知道他都可以倒背如流了。

沒過多久,千手柱間滿血復活,笑容滿面地說道:「以後我們一起去別的國家宣傳吧。」

宇智波斑:「……」

你知道你被趕出來多少次了嗎?

千手柱間本能地看懂了他的意思,自信無比,「沒關係,他們趕不走我,我們加在一起可以打遍全忍界。」

在他的信心下,宇智波斑忍不住開懷一笑。

因為木葉的事物繁忙,而導致半個多月沒見一面的友人再次回到平時的態度。在千手柱間的面前,宇智波斑永遠不是那個不苟言笑的宇智波族長。

火影岩附近的守衛都豎起耳朵,驚奇的發現宇智波斑居然也會笑,果然是和火影大人待久了,終於感染到了一點開朗的細胞嗎?

笑聲停止之後,宇智波斑上前一步,靠近千手柱間,「我有話想要問你,你只管告訴我『是』還是『否』。」

千手柱間沒有被他的氣勢威逼,爽快地點頭,「你說!」

「你想要我當二代火影?」

「是,之前沒有讓你成為初代火影,已經讓我很愧疚了……」

「閉嘴,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談。」

「……」

千手柱間殘念地看著他,為什麼今天斑的態度這麼強硬?

隱約的,他察覺到一絲異樣。

什麼原因呢?

宇智波斑沒有在意柱間可悲的情商,猶如審問般冷冷說道:「你是否喜歡泉奈?」

千手柱間立即答道:「是!他是你弟弟,我會把他當親人來看待!」

宇智波斑說道:「哪怕扉間不喜歡我和泉奈?」

千手柱間皺起眉頭,「扉間只是對宇智波家有些偏見,只要你們多接觸,我會努力讓他接受你們。」

問題越來越不對勁——

「你當初在扉間手上救下泉奈,是為了我嗎?」

「是。」

「你希望我留在木葉,哪怕未來宇智波一族和千手一族會互相打壓?」

「是。」

「如果讓你在木葉村和我之間選一個,你選的是我嗎?」

「這個……」

千手柱間猶豫兩三秒鐘,在對方飈出的殺氣下冷汗淋漓地說道:「是!是你!」

見鬼,他要是選木葉村,斑不把木葉砸成稀巴爛才奇怪!

所以斑更重要!

千手柱間裝作沒聽見內心某處在哭泣的木葉幼苗。

見他態度端正起來,宇智波斑勉強滿意了一點,「很好,木葉和親人的問題解決了,家族更不是問題。」

千手柱間一頭霧水,「什麼?」

「沒什麼。」宇智波斑撥開他的疑問,淡然地說道,「我的萬花筒寫輪眼遲早失明,就算替換血緣親近的三勾玉也沒有用,到時候你還會需要我嗎?」如此重大的機密,他卻輕鬆地說出,完全沒有顧忌一旁抽氣的守衛。

千手柱間如他所料得一樣臉色不忍,難過地說道:「我一定會和扉間找到治療萬花筒的方法。」

他眼神焦急,仿佛即將失明的不是宇智波斑,而是他一樣。

這就是千手柱間,一諾千金。

宇智波斑眼中的尖銳被抹去,眸中閃動過奇異的光彩,這是他高興的證明。

他平靜地注視著這個男人,「那麼,最後一個問題。」

千手柱間一怔。

懸崖邊的風似乎停止,窸窣作響的森林失去了聲音,照亮木葉的陽光似乎凝固在這一刻。

萬籟俱寂,又仿佛永世美好。

「你喜歡我嗎?」

站在千手柱間面前的宇智波斑冷漠高傲,萬花筒寫輪眼不知道何時出現,眸色艷紅得滴血。籠罩在周圍的不再是現實中的木葉,而是幻境里「十多年前還是廣袤森林的地方」。

千手柱間眼中的震驚和懷念混合,一瞬間說不出話。

在這裡,曾經有兩個孩童構築著理想的藍圖,說著保護弟弟,改變世界的願望。

險些宇智波斑就失去了泉奈。

扉間的飛雷神之術太陰險,以致重創泉奈,若非柱間用獨步忍界的醫療忍術救治他,宇智波斑已經失去了這個弟弟。

幸好命運沒有和他開玩笑,他從死神手裡奪回了泉奈,沒有接受罪孽般的寫輪眼。宇智波斑認認真真告訴弟弟,「我已經和柱間結盟了,以後沒有戰爭,也沒有需要萬花筒寫輪眼拚命的地方,泉奈,我只想讓你活下來。」

記憶中,宇智波泉奈失聲痛哭,像個孩子一樣地揪著他的衣袖。

「哥哥……」

「我只想讓哥哥活下來啊!」

什麼仇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意的人能夠活得好,不用再有生命危險,這就是宇智波斑和宇智波泉奈歷經生死考驗後的想法。後來他們接受了血親的三勾玉寫輪眼移植,獲得了短暫的光明。

即使會失明,也不再後悔。

對其他事情也一樣!

宇智波斑有八成把握,千手柱間不可能拒絕他,畢竟他們實力相仿,身份相配,自己長得也不算太差。雖然沒有進化成永恆萬花筒寫輪眼,但是他還年輕,宇智波斑有自信朝著其他方面繼續成長。

何況柱間對他太好了,宇智波斑旁敲側擊過其他人,能夠好到這種地步,除了血緣親人,就只有戀人了。

十年如一日。

柱間對他的善意和包容,他都接收到了。

「柱間。」

鑒於柱間沉默的時間有點長,宇智波斑開口催促他給出情理之中的答案。

千手柱間艱澀地看了看頭頂的太陽,陽光明媚,萬花筒寫輪眼中的世界,看上去同樣充滿著生機和活力。千手柱間為這片埋骨之地滿意了三秒鐘,啊哈哈,不愧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地方。

掩飾住自己崩潰的內心,千手柱間誠懇地說道:「斑,你很好,但我們是朋友啊!」

他不喜歡男的啊!

千手柱間下意識地送給宇智波斑一張好人卡。

宇智波斑:「……」

去你妹的朋友,誰家朋友能好到生死與共,榮辱同享!能好到這輩子除了你再無第二個人能對我這麼好嗎?!

全忍界都以為我們會在一起,結果你說我們是朋友!

附:【本作品來自網際網路,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

書名:[綜]全忍界都以為我們會在一起

作者:黑め眼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