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完孩子丈夫就另娶,她寫下復仇願望,不久婆家竟真的遭報應~~這就是命

superstar1314     2017-01-17     25     檢舉

生完孩子丈夫就另娶,她寫下復仇願望,不久婆家竟真的遭報應~~這就是命

生完孩子丈夫就另娶,她寫下復仇願望,不久婆家竟真的遭報應~~這就是命

「李樓,你這個負心漢,你不得好死,啊啊啊……」一陣陣尖叫聲打破了黑山村夏日寧靜的早晨,一嵐狠狠地抬著那兩隻瘦弱無力的手臂在空中揮舞著,猶如兩截枯木。

周華強伸頭看了看正在床上掙扎的女兒,唉聲嘆氣地搖了搖頭,隨後一屁股坐在門檻上,頹敗地抽起了旱菸。

「媽的,都是李樓那畜生,把我女兒害成這個樣子。」周華強一邊抽著旱菸一邊碎碎念。如果不是擔心自己宰了人會去坐牢,一嵐沒人照顧,他早拎著斧頭衝到他家了。

一嵐是單親家庭的孩子,屬於典型的有娘生沒娘教。大概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小小年紀的她學會了早戀,高中沒畢業就和鄰村的混混李樓搞在一起並且懷了身孕。

周父知道後,不管三七二十一,抄起傢伙就直奔李樓家討個說法。李樓家怕把事情鬧大,便一一答應了周父的要求,給了兩萬塊錢彩禮,立馬將一嵐娶進門。

一嵐年齡小、性子倔,根本不懂得自己已然嫁為人婦,再也不是那個我行我素的小姑娘了,依舊天天蹺著二郎腿等著李樓他們一家子伺候。

生完孩子丈夫就另娶,她寫下復仇願望,不久婆家竟真的遭報應~~這就是命

李樓的媽媽吳雅麗幾次想發火揍她,可當一嵐把碩大的肚子挺到她面前叫囂著讓她打時,她又下不去手,怎麼說一嵐肚子裡的也是她李家的種。

吳雅麗憤憤地瞪了一嵐幾眼,就拎著斧頭到屋外劈柴去了。

木頭被劈得震天響,木頭屑隨著微風飄進了正屋。一嵐嘀咕了幾聲,索性抬腳一勾,把大門關得結結實實,也阻隔了吳雅麗那一聲聲咒罵,和翻得像死魚一樣的眼睛。

一嵐生了,是個男孩,這時候一家老小全部圍著孩子團團轉,完全忽略了一嵐。

唯獨自己的老父用粗糙的手,燉了一鍋雞湯端來探望她。可早已喝慣了婆婆給她燉的美味,哪還能喝得下這種,雞湯在她嘴裡停留還不到一秒便被吐在冰冷的地面上。

無奈老父只能到小飯館裡給她買了一份大骨湯,早已餓得飢腸轆轆的一嵐,一口氣將大骨湯喝了個底朝天。

一星期後,一嵐被李樓接回家中休養,剛開始李樓還和和氣氣耐著性子受一嵐指使。

可沒過幾天,李樓就像變了個人似的,非但不聽她的話,反而就連一口水也不願意端給她喝。

一嵐大怒,拍著床頭叫囂:「李樓,你個死沒良心的,我要喝水,給老娘端水來。」

「李樓,我要去廁所,來扶我。」

「李樓,你還是不是人,我給你生了個兒子,你就那麼對我。」

「李樓——」

生完孩子丈夫就另娶,她寫下復仇願望,不久婆家竟真的遭報應~~這就是命

一嵐喊累了,斷斷續續的聲音聽得甚是淒涼。

這時候門吱呀一聲被打開了,吳雅麗抱著孩子輕蔑地看著一嵐,嫌棄地衝著她說:「你鬼號個啥!樓樓不在,要吃要喝自個弄去。」

一嵐一聽氣得不得了,她顫抖著手指著吳雅麗:「老東西,別以為我不知道,就是你教唆李樓不理我的,你這該死的老傢伙。」

「呦,你現在還跟我神氣什麼,我沒把你攆出去就不錯了。誰家媳婦跟你似的,生個孩子還大出血,浪費了我們家那麼多錢。要不是看在你給我生個孫子的份上,你以為你還能進我們家的門,哼?」

「你……」一嵐渾身抽搐,艱難地爬起身想抓住站在床頭的吳雅麗。誰知吳雅麗往後一退,一嵐硬生生地摔在了地上。

這一摔一嵐的日子更慘。不到二個月的時間,一嵐被虐待得只剩皮包骨,面目全非的只剩不到六十斤,兩顆門牙缺失,毫無生機。與懷孕時期的豐滿白嫩比起來,簡直判若兩人。

一日周華強來看一嵐,看到自己的女兒變成這個樣子,當即和吳雅麗夫婦吵起來。混亂之際,周華強一拳打在了吳雅麗的臉上,生生打掉了她幾顆牙齒。

生完孩子丈夫就另娶,她寫下復仇願望,不久婆家竟真的遭報應~~這就是命

吳雅麗捂著嘴巴氣急敗壞地大叫:「你心疼你閨女,就帶她滾,省得放在我家招了晦氣。」

「你……」周華強怒目圓睜地瞪著吳雅麗夫婦,氣得說不出話。

「怎麼?想要錢是嗎?我們家就大發慈悲施捨你一萬塊錢,把你閨女帶走,否則……」剩下的話吳雅麗沒說,齜牙咧嘴地笑了笑。

周華強怎會不明白她的意思,他顫抖著指著她:「我告訴你,你們別亂來,一嵐和李樓可是合法夫妻。」

「合法夫妻?有證麼?你女兒都未成年,自己跑我們家白吃白喝白住,你別搞笑了,哈哈……」吳雅麗笑得彎下腰去,全然忘記了滿嘴的血,看上去煞是嚇人。

最終周華強還是沒骨氣地撿起吳雅麗扔在自己面前的一萬塊錢,蹬著自己的破三輪將一嵐拖回了家。

周華強帶著一嵐走後沒多久,李樓就牽著新歡王娜從另一頭走來。他一進屋就看見父親正在給齜牙咧嘴的母親上藥,急忙三步並兩步地跑過去關切地問:「媽,這是怎麼回事?」

生完孩子丈夫就另娶,她寫下復仇願望,不久婆家竟真的遭報應~~這就是命

「還能怎麼回事,不都是……」吳雅麗話沒說完就瞅見了一旁的王娜,她訕笑著站起來拉著王娜的手說:「哎呦,娜娜來了,快坐,快坐。」

「謝謝阿姨。」王娜嬌羞地扭著身子。

算算日子,一嵐接回來也已經差不多快三個月了,而吳雅麗給的一萬塊錢也所剩無己。

周華強尋思著是否還能去要點錢回來,不然太便宜那一家人了。

他三兩口解決了煙杆上的旱菸,隨後拿出繩子,又將一嵐捆得結結實實才放心出門。

剛到村口就遇見了熟人王三,他熟絡地和人家打著招呼,只是沒了以往的神氣。

「哎!老周啊!你也彆氣了,李樓那小子確實對不住你家一嵐,但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也別老惦記著。」王三拍拍周華強有些佝僂的背,他之所以那麼說是以為周華強知道李樓結婚的消息要來鬧。

「老王啊!我憋得慌,你看我就那麼一個閨女,被他們家糟蹋成那個樣子,我……」周華強說著說著就想起了一嵐瘦弱的模樣,心裡泛起絲絲酸楚,不自覺紅了眼眶。

「哎,都是命,如今李樓也重新結婚了,這事情就這樣過去吧!」王三唉聲嘆氣地說著。

周華強聽王三那麼一說心裡一驚,他猛然抓住王三的肩膀,紅著猩紅的眼眶低吼著:「老王你……你說什麼?李樓那臭小子又結婚了?」

生完孩子丈夫就另娶,她寫下復仇願望,不久婆家竟真的遭報應~~這就是命

他身體微微顫抖,仿佛隨時都能跌倒。

王三詫異道:「你難道不知道?他今天結婚。」

王三還想說什麼,忽然一聲聲鞭炮聲歡快地響起來,幾輛小車一輛輛從他們身邊經過,捲起了地上的灰塵,嗆得兩個人連連咳嗽往後退了幾步。周華強抬眼恰巧看到了車裡的李樓正低頭在和新娘嬉鬧。

「李樓,你個混帳,給我站住——」周華強追著小車狂奔,無奈那婚車開得太快,只留下了一路尾氣。

王三看著周華強淹沒在尾氣里的身影,感覺大事不妙,慌忙找了個電話亭撥打了110:「喂,110嗎?這邊要出人命了,趕緊來救人……」

警察趕到時,周華強一臉是血地躺在地上,周圍滿是看熱鬧的人。經過調解,李樓家賠了一萬五千塊錢平息此事。

周華強端著一碗剛熬好的粥來到床邊:「女兒乖,吃一口。」

「不吃啊……」一嵐奮力將一碗粥打翻在地上。

她兩眼空洞地望著屋頂,絕望地流著眼淚,微弱地囁嚅著:「我不甘心,我要報仇。」

周華強看在眼裡痛在心裡,他明白,一嵐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一定活不了多久。

他似乎是下定了決心,語氣堅定地望著一嵐:「嵐嵐,只要你答應爹好好吃飯,爹就告訴你一個可以夢想成真的方法。」

「真的?」一嵐似乎看到了希望,迅速收回了空洞無助的眼神緊緊地盯著周華強。

周華強看著女兒的反應,堅信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他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紙和筆放到一嵐手裡說:「這不是一般的紙和筆,是我花錢從『疾行者』手中買來的。只要你把想做的事情寫在上邊,我就可以找他幫你實現。」

一嵐知道父親口中的「疾行者」指的是誰,準確來說就是一位拿錢辦事的人。不論殺人放火只要給得起錢他都會幫你完成,迄今為止就連警察都不曾見過他的真面目。

「爹,你哪來那麼多錢?」一嵐有些不相信父親說的話,像他們這種家庭怎麼可能請得起那樣的人呢?

周華強俯身摸了摸女兒蒼白的臉:「如果你不信爹的話,今晚大可寫下來試試。」

一嵐半信半疑,但她還是決定試試。

夜深人靜,一嵐第一次在紙條上寫下了自己的願望,過後她沉沉睡去。夢中她做了個很美的夢,她夢到李樓被人打了,打得很慘很慘,一嵐咯咯笑出了聲。

早晨公雞還沒有打鳴,周華強就躡手躡腳地來到一嵐房間。他小心翼翼地打開放在床頭的紙條看了一眼,隨後便退了出去。

天大亮時,周華強早已經把粥盛出來冷好,他蹲坐在一嵐床頭輕輕搖晃著她:「乖女兒,起來吃飯了。」

一嵐迷迷糊糊睜開了眼睛,她不情願地別過頭:「爹,我不想吃。」

「傻孩子,你不吃怎麼可以去看李樓被人打得很慘呢?」周華強扯了扯嘴角的笑容。

一嵐詫異道:「爹,你說的是真的?」

「嗯,快起來吃飯,養足精神才能看他們遭殃。」

「好,我這就起來。」一嵐興奮地下床去,但由於體力不支,還是需要周父一路攙扶。

「太好了,太好了,終於可以報仇了。」一嵐一邊喝粥一邊自言自語。

周華強沒什麼心思喝粥,他囑咐了一嵐幾句便出門了,走時還從枕頭套里拿出了一千塊錢揣在裡衣的口袋中。他心中固然捨不得花這個冤枉錢,但為了女兒他覺得值了。

沒過多久,一嵐就得知李樓被人打的消息,別提有多開心了。她樂呵呵地捧著紙和筆在嘴上親著。忽然她眼珠子一轉,在紙上又寫下了一行字。

周華強乘一嵐出去時,偷偷看了看紙條上的字,又默默地放回原處。

不久,一嵐又從別人口中得知吳雅麗從車上摔下來的消息,聽說還摔斷了兩根肋骨,她的高興已經無法用語言形容。

周華強默默地坐在屋子裡給自己的腿上藥,其實回來時一嵐看到他一瘸一拐的,當時還關切地問:「爹,你怎麼了?」

「沒事,就是走路不小心被車蹭著了,休息一會兒就好了。」周華強擺擺手,示意自己沒什麼大礙只是小傷而已。他強忍著疼痛離開一嵐的視線,直到關了門才痛得捂著嘴叫出聲來。

一嵐不知道,周父為了滿足她的心愿,偷偷跟著吳雅麗好幾天。好不容易逮著機會在她的電動車上做了手腳,導致她出了車禍。

而自己也一時大意,沒看到前面的井蓋被人偷走了,一不小心踩了進去摔傷了腿。

一嵐越來越覺得自己做的不夠狠,她寫的願望越來越毒。比如她希望李樓家麥田被燒了,屋子也被燒了。吳雅麗出門被人推到河裡,李樓被狗咬,被車撞,被人踹壞小弟弟……然而這些願望無一例外地都得到了滿足。

一嵐容光煥發,卻沒注意到周父的身上也大大小小添了許多新傷。

一日,一嵐逛街回來忽然瞥見李樓和他的媳婦。一嵐氣憤極了,雖然他們看起來似乎是在吵架,但是看到他媳婦那麼美麗的面容,她覺得自己一定得做些什麼。

於是回到家中,她毫不猶豫地拿起紙和筆……只是她沒想到,這一次卻成了她最後悔的夢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