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一個女人做到這樣,她已經變了

Anson     2017-01-22     489     檢舉

其實一個女人做到這樣,她已經變了

2017年01月22日

其實一個女人做到這樣,她已經變了

那晚,他正和朋友在包廂唱歌,聲音很大。

然後朋友的手機響了,朋友表情怪異的接著電話說:「好,他在,我給他。」然後把電話遞給了他。是妻子。

她說打他電話不接,只好打到朋友手機上。

「你有什麼事嗎?」他強壓著怒火問,

「沒事,就是看你沒接電話,以為你有什麼事了,想問問你幾點回來。」

「要是沒事的話你先睡吧。」

他掛了電話,朋友一陣玩笑,「老婆可真惦記你啊,有什麼秘訣讓老婆這樣黏著你,給我們講講啊。」大家善意的玩笑,卻讓他感到恥辱。這樣的老婆,真是丟自己的面子。

那個晚上,他藉著酒勁對她大吼著,「我是個男人,有自己的生活和隱私,你不要隨便干涉,你有什麼權利?」說完他衝進客廳,使勁關上門。

是的,他厭倦了這樣的糾纏。這樣的糾纏,如同一根橡皮筋,時刻拉著自己,他稍遠點就感受到那緊迫的束縛,這樣的感覺,讓他厭倦和疲勞,慢慢的他開始有了逆反心理,出去應酬更頻繁了,他由原先的小心翼翼變得理直氣壯。

她糾纏的苗頭剛剛出來,他便死死的按下去。

「說了跟朋友吃飯,朋友多了去了,我不能把每個人的名字都說一遍吧,再說,說好了誰誰去,但到時候還有變化吧。」他一番冰冷的話,果然讓她有些收斂。

「那幾點回來?」她的聲音也弱了下來。

「嘿嘿。」他暗自樂了。

還真是,人家說,婚姻就是翹翹板,你上來,他就下去,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還真是沒錯。幾點回來,這個說不準,誰知道臨時有什麼安排呢,你早點休息,不用等我回來。

他比以前回來的更晚,她還是等著他,為了避開她的糾纏,他每次回來只在臥室門口探一下腦袋說,「我這回睡不著,看會兒書就睡書房了。」說完,就鑽進了書房。

這樣的生活讓他感覺很輕鬆,想出去應酬就去,回來晚了就晚了。不再有糾纏、不再有追問,渾身都舒服,要多輕鬆又多輕鬆。再後來,他更加放鬆,出去應酬只發個簡訊回來,今晚我和朋友出去吃飯。

最初妻子會把電話打過來問,「又要出去吃飯嗎?」

他立刻不耐煩的說,「不是發簡訊了嗎?沒收到嗎?那還問啥?」

「這週都出去三次了。」妻子在電話裡嘟囔著。

「好了我掛了」,他根本不給她問下去的機會。他徹底獲得了自由,一條簡訊,便一切都搞定,哪怕和朋友在外面徹夜狂歡也沒有心理負擔。

那天,幾個哥們約好了飯後去泡溫泉,後來就都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和他一個包廂的哥們正手忙腳亂的換衣服,手機握著電話,一副驚惶的樣子,不停的對他說,「慘了,睡過去了。」剛看手機,老婆打了八個電話,發了四條簡訊,我得趕緊回去。

他掏出自己的手機來看,螢幕乾乾淨淨,沒有未接電話,沒有未讀簡訊。那一刻他忽然有些失落,覺得哪怕是一個未接來電,即使不是老婆的也好吧。正想著,那哥們的手機又響了,他聽見他說著:「噢,噢,我回去給你解釋好嗎?我馬上回,現在就回。」他問:「你老婆的?」那人說:「這大半夜的,除了老婆,誰會不睡覺打電話給你啊。」

看著哥們走了,他也穿戴整齊的回了家。

她已經睡著了。他用睡書房的方法躲避她之後,她也漸漸不再等他,他輕手輕腳的站在臥室門口,聽見她熟睡的呼吸聲,他突然很想叫醒她,告訴她自己在溫泉那睡過去了,差點就睡到了天亮。這樣想著,他就坐到了床邊推了推她。

「我回來了。」

「噢」,她睜開眼睛答了一句。

「我今天和王勇他們去泡溫泉了,」

「噢。」

「差點還在那裡睡過去。」

「噢,知道了。」然後她轉過身去又接著睡。

那一刻他說不出心裡的滋味,酸澀難言,還有惆悵和失落。有聚會時,他又開始給她打電話,我晚上和朋友出去吃飯,「知道了。」他還想接著告訴她都有誰,但她已經掛斷了電話,她不再關心這些了,他縱然想說,她也是不願意聽的。

一張離婚前的婚姻帳單,讓無數男人淚崩了…

怎麼會變成這樣子呢?她不是喜歡糾纏他嗎?怎麼他要講她都不要聽了呢?玩樂時,他的心情也變了,以前恨不得關了手機痛快喝酒,現在時不時把手機拿出來看一下。

每每席間有人的電話響起,看一下來電說,「老婆的。」然後出去接電話,他就覺得那個人很幸福,有人纏著,有人惦著,自己的份量和重要性才能顯現出來,而他不被老婆纏著已經很久了。

這期間,他只是迫切著感受著自由的幸福,卻不知道他和老婆的疏離也隨著他的自由一起到來的。確切的說,是老婆對他的疏離,那些她曾經和關心在意的問題,現在他早已放棄了,這種放棄,也是一種感情交流的中斷。

是的,當他握著手機,看著螢幕安靜黯然的那一刻,他忽然想到了中斷這個詞,手機就在他的手裡,他卻失去了老婆的信號。

他走出了包廂,給老婆打了個電話。

「我一會就回去呢,你在幹嘛呢?」

「噢,我已經睡了。」

他悻悻的掛了電話,心裡一片惆悵。

那時,他看見走道裡一個男人摀著一個耳朵,正大聲說著,「我不會喝多的,我真的是和大學同學在一起,不信我可以讓王凱接電話。好,吃完飯就回家,不唱歌也不泡溫泉。好,十一點前我保證到家好嗎?」

他忍不住笑了。電話的兩端,一個拚命解釋,一個拚命糾纏,是一種緊密的力量把這樣的兩個人連在一起,繫在了一起。多好啊,一個拉,一個跑,彼此因為對方感覺到自己的存在,不空虛,不寂寞,普通的夫妻,普通的女人,那些油煙的日子,不就是因為這些糾纏而有滋有味嗎?而一個平凡的妻子,她對丈夫的那些依戀和需要,多半就是用這些糾纏表達了出來。

怎麼能夠失去最親密之人的糾纏呢?把糾纏剔除乾淨了,一個普通的男人和女人,還能有多少瓜葛?平凡的婚姻裡,糾纏的含義就是和你在一起。用這糾纏,讓你知道我存在,讓你知道我在你的生活裡,你在我的日子裡。他猛然的想到這個很有哲理的句子,眼睛裡同時蒙上了一層薄霧。雖然他已經失去了這親密的糾纏,但他想從現在起,開始糾纏妻子,一直糾纏到老。

這就是愛情,當一個女人不再對你吼、對你鬧、對你發脾氣,管你這管你那時、當她沈默時,你真的在她心裡已經失去了那個不可或缺的地位了。縱使她還愛你,但是有些東西真的變了。糾纏,看似很煩,其實是最幸福的。以前別人糾纏我,我寧願把電話放到音響那,繼續玩自己的,直到某一天不再有無數的電話和簡訊了,我才知道,她已經放棄了。那時才覺得空虛和惋惜。太多太多,語言再也表達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