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師心聲:有一種愛叫傷害!

Go528523     2017-01-24     27     檢舉

奶奶的愛

有一種愛叫傷害

幼師心聲:有一種愛叫傷害!

有一種愛叫傷害,曾聽說過。這次,親歷了,感受尤為深刻。其實,以愛的名義讓被愛者受到心理傷害的並不在少數,還會波及到他人。

前段時間,處理了一起舉報。舉報者是學校附屬幼兒園一個男孩的奶奶,老奶奶舉報自己孫子所在幼兒班的保教老師,理由是老師在課堂上掐了她孫子的臀部,並將孫子臀部被掐後清晰可見的印記拍了照,作為舉報的證據。接到舉報後,我迅疾到相應班級進行了認真走訪。

教室里,天真的孩子們圍過來,爭相告訴我:「老師從來不掐人,老師對我們很好……」我仔細詢問了被掐孩子的同桌,他告訴我:「被掐孩子在當天的活動課上多次受表揚,老師根本沒有掐他,是被掐的孩子在撒謊。」我又找到被舉報的老師,其實,此時的她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舉報,我讓其仔細回憶並敘述了當堂課的情形,與孩子們的敘述高度吻合。看來,其中一定有蹊蹺,舉報是否屬實,還得從被掐孩子入手。

被掐孩子被帶回家了,無法印證,咋辦?班主任快速為我提供了聯繫電話,正當我準備電話詢問時,老奶奶再次到校,催促處理。

我將走訪情況告知老奶奶,老奶奶言辭鑿鑿:「孩子被掐後,都不敢來學校上學了,已經有了嚴重的心理陰影。不懂得愛孩子的人,怎配當教師?新聞裡面多次報道體罰學生的老師不是都被開除了嗎?現在都是貴兒貴女,一定要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

「我們不能聽一面之詞,孩子是不是在撒謊,都要逐一核實……」我的話尚未說完,老奶奶便搶過話茬:「我們家筱筱從不說謊。」

「您是怎麼發現孩子被掐的?是孩子自己或孩子的同伴告知的?還是您自己親眼看見的?」我開始詢問。

「昨天晚上,我給筱筱洗澡時發現的,前天晚上給他洗澡時就沒有,昨天接送都是我負責的,難道還會是我掐了騙你們?」老奶奶明顯帶著怨氣。

「您怎麼不讓孩子來上課?」

「都掐成那樣了,還敢來嗎?」

「孩子現在在哪裡?」

「在家裡,需不需要喊他來?」

「如果方便,最好讓他現在就來,我們當面核實一下被掐的情況。」

老奶奶撥通了電話,讓自己的老伴立即送孩子到學校。孩子到校後,我與孩子單獨進行了交流。

幼師心聲:有一種愛叫傷害!

「誰掐了你?」

「老師掐了我。」

「真的嗎?」我追問:「什麼時候掐的?在哪裡掐的?誰看見了?」

孩子面對我的提問,先是點頭,緊接著是搖頭,沉默了一會才說:「我不曉得。」

「是不曉得被掐的時間、地點?還是不曉得被誰掐了?」

「我都不曉得。」

「那你怎麼說是老師掐的呢?」

「我怕奶奶打架!」

「打架?和誰打架?」

「那次,小米不小心把我撞了一下,奶奶知道後去和小米的媽媽吵架。昨天放學回家後,我在院子裡和小米玩,小米掐了我一下,我也掐了他一下,根本不疼,晚上奶奶給我洗澡,看見有掐的印子,就問我,是誰掐的?是不是老師掐的?我怕奶奶和小米的媽媽吵架.就點了頭,奶奶追問我是哪個老師,我就隨便說了一個。」

孩子當著大夥的面,再次講述了被掐的來龍去脈,老奶奶驚呆了,半晌才反應過來:「你怎麼學會說謊了……」

「我一怕一你一又一去一吵—架!」孩子一字一頓,且聲調較高……

事情已經水落石出,被舉報的老師並沒有生氣,她說:「孩子能想到用我做擋箭牌,也是被逼無奈,不想奶奶因為他而去和別人吵架,這是孩子成長的標誌。他想用自己的方式保護奶奶。

奶奶也是筱筱的保護神,老奶奶源於愛而對筱筱的非理性保護(隔代尤為明顯),只會適得其反,長此以往,孩子價值判斷的天平必將失衡,心理必將失衡……這種愛無異於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