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會要了她的命,她卻選擇通過『不尋常』的方式和丈夫有了孩子…這個小孩能過活下來真的是靠奇蹟!

visa     2016-11-10     0     檢舉

蹣跚學步的馬克‧安德魯斯俯下身,溫柔地親吻了母親的頭頂——

19個月大的他已經比他的母親高出了一大截。

瑪麗,32歲,來自英國白金漢郡,從小患有一種嚴重的脆骨病,

這意味著她只有17英吋高,她的19個月大的兒子是她的兩倍高了。

馬克32英吋高,愛鬧的他很容易讓媽媽受傷,因為她的骨頭太脆弱。

「馬克三個月大時雙腳亂踢,我給他換尿布的時候被踢斷了肋骨。」

瑪麗說,「現在,我坐在地板上和他玩,需要抬頭看他,他就像個小巨人。

但是不管我們玩的多開心,我從不會忘記:如果他突然跌倒在我身上,

我就會受傷;當我要抱他的時候,總是要確保後被靠在牆上;

我不能緊緊的擁抱他,這讓我很容易骨折;他坐在我身上的時候,要在膝蓋上放上墊子。」

瑪麗已經遭受了200多次骨折的折磨,她不能行走,甚至無法站立。

儘管疾病時刻威脅著她的生命,但是她從未比現在更快樂。

「我成為媽媽的夢想實現了。馬克是個神奇的寶寶,我從未想過會擁有他。」

瑪麗說。「看著他快樂的成長,我和丹(34歲的科學家)的生活多了很多樂趣。

——儘管我們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非常疲累。」

實際上,為了成為父母,瑪麗和丈夫付出了很多努力。

現在,他們計畫通過代孕再要一個孩子。

通過代孕,他們有了馬克。「當知道有一位母親願意為我們孕育馬克時,我們興奮極了,」

瑪麗說。「如果我自己懷孕生孩子,我的命可能都會搭進去。

她知道後,願意幫我們代孕,我和丹都非常感激她。」

瑪麗出生後的幾天,就被診斷為脆骨症。

這意味著她體內不能產生足夠的骨膠原,她伸手拿一杯茶時就會折斷手臂。

併發症還讓瑪麗的脊柱扭曲,並伴有呼吸和心臟問題。

瑪麗說:「因為同樣的疾病,媽媽已經失去了哥哥。醫生也沒有想到我會活下來。」

瑪麗奇蹟般的活下來了,在她8歲的時候,由於太多次骨折,她不得不坐在輪椅上。

但是她堅持在普通學校讀書,畢業後成為了一名學校裡的接待員。

在2002年,她通過工作認識了丹。

「丹受邀來學校給孩子們上一堂科學課,講一講行星。之後我們開始聯繫。

一天晚上,我們作為朋友一起外出,然後很自然的接吻了。」瑪麗說。

丹補充道:「瑪麗非常幽默,我們可以說是一見鍾情。我都沒有注意到她有殘疾。」

瑪麗說:「我們周遊了世界。但是我們最想要的還是孩子。」

由於瑪麗的身體條件,社會福利院的工作人員拒絕了他們領養孩子的申請。

他們只能將希望轉向代孕。

瑪麗說:「孩子出生時,我是第一個抱他的人。」

一夜之間,他們的生活徹底改變了。

「開始的時候,我有一個私人助手幫我照顧馬克,」

瑪麗說。「現在我有三個助手,丹工作的時候,她們從週一到週五不同的時間來幫我。」

「顯然,有很多事情我不能做。馬克還是個嬰兒的時候,需要有人把他抱給我看。

現在,給他換尿布,助手要把他抱到高腳椅子上。」

「最讓我苦惱的是我不能跟在他後面跑,如果他跌倒了我不能很快把他扶起來。」

「他現在長大一些了,我可以把他叫到身邊來。我也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我經常給他喂飯,給他講故事,花幾個小時和他玩,我還可以在輪椅上跟著他四處轉轉。」

「在晚上,我給他洗澡——我坐在浴室給他洗頭髮。如果他不開心,他最想讓我安慰。」

她常常被陌生人錯認成馬克的大姐姐。

「我們一起外出時,我總是牽著馬克的手,他走著,我坐在輪椅上。」

「但是,人們依然會把助手錯認成他的媽媽。

有時候,陌生人還認為我也是個孩子,馬克是我的小弟弟,丹是我的護理,而不是我的丈夫。」

「我不會因此而苦惱,我會和他們澄清,我是馬克的媽媽。」

馬克也已經適應了母親的殘疾。

「我過去常常擔心在輪椅上不能跟上他的腳步,但是他已經學會了等著我。

他已經意識到我多麼脆弱。他很紳士,不會緊緊地擁抱我,甚至開始親吻我的頭頂。

有一天,他努力把我扶到輪椅上。」

「馬克讓我們成為一個真正的家庭,」瑪麗說。

「但是我們不想讓他只是一個人,我們還想要一個孩子——這是我們最大的心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