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那天,閨蜜卻和老公一起坐進了我的婚車,從此以後我的黴運不斷!

kelvinliu     2017-02-17     0     檢舉
結婚那天,閨蜜卻和老公一起坐進了我的婚車,從此以後我的黴運不斷!

年初,我被通知參加同學聚會,我們班一共有七個女生,去了六個。有一個叫謝芳的沒到。她原來可是班裡最活躍的人物,少了她總覺得有點不太正常。

我向謝芳的好友林琳打聽。林琳很平淡地說了一句:「不知道,我跟她很久沒聯繫了。」

我有些驚訝,當年她倆的親密關係讓我們羨慕了整整四年,比親姐妹還親,記得她倆還說過,嫁人要一起嫁,孩子要互認乾媽。

難道真的是時間能改變一切?

吃飯的時候,林琳跟我坐一起,後來我們去唱歌,她又跟我坐在了一起,喝多了酒,話也就多了起來,她抱著我胳膊,喃喃地說:「生活真的是具有戲劇性。我和她那麼好,怎麼就成了現在的樣子。」

我問原因。她笑了笑:「我也不知道這叫不叫原因,一切就像是被人推著走一樣,是不是我太矯情了?」

她給我講了她倆當初的事……

大學畢業不久,謝芳就先結婚了。等林琳和男朋友小夏結婚時,她已經懷了六個月的身孕。

小夏家條件好,婚禮辦得比較隆重,找的賓利當婚車。

小夏來接她的時候,林琳看到母親的臉色很難看,對小夏的態度也過於冷淡。

林琳有些莫名其妙,母親對這個女婿滿意得不得了,今天是怎麼了?

她問母親,母親什麼都沒說。又去問小夏,小夏也很詫異,不知道哪裡得罪了岳母。

結婚那天,閨蜜卻和老公一起坐進了我的婚車,從此以後我的黴運不斷!

一切都按程序走,敬茶,改口,最後抱著新娘出門。

來到婚車前,小夏把門打開,林琳正要上,卻看到謝芳坐在裡面,

她笑著說:「這好車就是不一樣,我今天算是借了你的光了。」

林琳有些懵,林母怒氣衝衝地走了過來:「謝芳,虧你還是我們林琳的好朋友,懷孕的人不能坐別人的婚車你不知道嗎?」

說完,轉身又對小夏說:「小夏,阿姨平時對你怎麼樣?你今天也太不像話了,哪有接新娘還帶著一個孕婦來的,這車讓我家林琳怎麼坐?」

林琳這時才明白,她所謂最好的朋友,在她結婚這天沒直接來她家,而是去了男方家,並坐著婚車跟新郎一起過來。

謝芳卻是一副無辜的樣子:「阿姨,懷孕怎麼了,我是去幫林琳把關的,不能讓小夏家怠慢了咱們。」

林母冷冷一笑:「謝謝你的好心,我們不歡迎你,你可以走了。」

「媽,你別這樣。」林琳急了,她也生氣,但不知該氣謝芳還是小夏。

一場婚禮差點成為一場鬧劇,幸好司儀經驗豐富,把這個小插曲給圓了過去,

小夏在私下跟林母很誠懇的道歉。謝芳坐進車裡,他一個大男人不好意思轟她下車。

也確實沒想到新娘家會在意這個。

懷孕的人不能坐別人的婚車。林琳只當這是個傳來傳去的說法而已,從來沒把它當真過。

她跟謝芳產生隔膜的開始主要還是因為小夏。

讓林琳無奈的是,她到現在結婚六年了,一直未孕。

去了好多家醫院,都說是問題不大,藥吃了不少,就是懷不上

。沒有孩子,小夏的父母對她很不滿意,婆媳關係越來越緊張。

林母把這個過錯全都推到了謝芳的頭上,這讓林琳更加糾結了。

當流傳變成了巧合,就真成了事兒了,她和謝芳的關係越來越遠,直到失去聯繫。

結婚那天,閨蜜卻和老公一起坐進了我的婚車,從此以後我的黴運不斷!

講到這裡,林琳哭了,她說生活讓她好累,該得到的沒得到,不該失去的又失去了。

我不知道該怎樣勸她。在不知不覺中,我們都會失去了很多,有些「失去」成了永遠的遺憾。

是誰的錯?好好的日子怎麼就成了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