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鐘錶專櫃店員最不靠譜的十句話

vigor     2017-02-17     2749     檢舉

NO.1 我們是瑞士手錶代表品牌

揭穿鐘錶專櫃店員最不靠譜的十句話

我之前去過一個瑞士二線品牌櫃檯看錶,店員直接第一句便是:我們這個牌子是瑞士大牌。這句話傲氣中透著自卑,缺啥強調啥。怎樣才算瑞士大牌也沒有專業而權威的定論,反正就是大家都在用、各個都大牌。大牌也迎合了部分買表人的心裡期望,畢竟手錶的品牌附加值很高嘛。什麼樣的品牌才能代表瑞士整個製表業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一個讓人信服的規則,至於店員這樣說,央視主持人芮成鋼也曾自稱代表亞洲呢。

NO.2 我們的手錶全都是手工製作的

揭穿鐘錶專櫃店員最不靠譜的十句話

百達翡麗是我們公認為最好/最貴的手錶品牌,你可以搜索百達翡麗《一個傳奇的誕生》的廣 告片看看們就會知道這麼一個頂級大牌手錶很多工序都是由機器完成的。手工製作確實能帶來傳承的情懷,但手工製作並不一定就是好的,在機械鐘錶要求不容許差分毫時,機心零件的可靠與精密人手工根本無法做的比機器好;當然也不會有足夠的產量支撐著全球各地的市場需求,人手工製作主要體現在毛坯機心零件的打磨與組裝、裝飾性工藝等工序。

NO.3我們是世界十大名表之一

揭穿鐘錶專櫃店員最不靠譜的十句話

按照慣例每個行業都會有「十大」之說,手錶也不例外。不過網上十大的版本很多,而最靠譜的也是1999年香港鐘錶人鐘詠麟聯合兩岸三地及新加坡等華語地鐘錶界聯合評選而出,時至今日很多品牌大起大落該排行版的權威性也早已不在。瑞士本土鐘錶人也不認可「十大」之說。

NO.4我們的機心都是自產的

揭穿鐘錶專櫃店員最不靠譜的十句話

有些品牌,手錶機心擺陀上雕個自家LOGO,機心夾板上的ETA字樣都沒被抹掉就信誓旦旦的說這是我們家自產機心。廣 告圖上,製表師戴目鏡手執鑷擺一個POSS就敢稱自己在製作機心,這樣能製作出機心的話,那這個行業的門檻是不是太低了?而事實是除了幾家有實力的頂級品牌有能力製作機心外,其餘都是通過採購其它機心品牌再進行打磨、改進,而頂級品牌有些也是採購別廠家機心的,如百達翡麗、江詩丹頓、愛彼某款計時碼表都採用過同一款積家的計時機心再回去進行改進和加工。在這,也不是說採用最通用的如ETA機心的手錶就不好,真實客觀的銷售描述是基本的銷售素養。

NO.5這款表有收藏價值

揭穿鐘錶專櫃店員最不靠譜的十句話

很多消費者買表,會夾著情懷問店員這款表會不會升值,而店員通常也都很迎合消費者心理,隱晦的回答有收藏價值,這樣好讓你下定決心購買。事實是這些表不會具備升值條件,甚至連保值性都無,手錶是一種消費品,我沒覺得手錶與汽車有啥區別,至少都是在市場上隨處可以買得到的東西,汽車買回家就貶值這道理大家都明白,手錶也一樣。具有收藏價值的腕錶從來都不是通過市場、店面正常渠道銷售出去的。

NO.6這是我們的「最熱銷的新款」

揭穿鐘錶專櫃店員最不靠譜的十句話

如果當你拿不定注意的時候,店員就會很熱情的推薦一些「熱銷」款給你,這些被推薦的「熱銷」款往往是不容易被賣掉的品牌庫存表,這些久放的庫存表一般折扣非常高,當然店員與店面的提成也是對應增加,這也是店員為何主動推薦手錶的理由。

NO.7這個手錶品牌年產品很低

揭穿鐘錶專櫃店員最不靠譜的十句話

由於我們對瑞士手錶的認知停留在限量、稀有的層面上,加上瑞士品牌手錶的產量不透明,消費者很難知道一個品牌的大概年產量是多少。有些店員便會利用年產量很低為賣點來對消費者進行誘導,據瞭解,天梭年產量為百萬隻以上,百達翡麗年產量也已達到6萬隻以上,說品牌年產量低的要麼是撒謊,要麼是售後難以循蹟的小工坊品牌。

NO.8說一大堆稀奇古怪聽不懂的術語

揭穿鐘錶專櫃店員最不靠譜的十句話

有些店員喜歡用一大堆專業術語來顯示自己在消費者跟前的專業,隨口就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專業術語,如「PVD鍍金表」的描述,讓人不明白到底是鍍金表、還是PVD離子電鍍表;當然也有誤導消費者的嫌疑,把會掉色的真空離子電鍍表、鍍黃金表兩個價值相差很大的東西混淆。這部分店員要麼業務不熟練、要麼就是大忽悠。

NO.9我們正好有活動,可以給你最低折扣

揭穿鐘錶專櫃店員最不靠譜的十句話

每次去錶店,十有八九都會遇到店慶活動,這不是說明你運氣好,是很有可能這家店天天在high。也有這種的,當你在看一款表,店員會說:實心要的話,我們正好有活動,我給你申請個最低折扣,其它人都不會給的。這樣一聽你是不是有點心動?周星馳拍攝的《功夫》中有這麼一段搞笑台詞:「小弟,看你的骨格驚奇……是萬中無一的練武奇才,維護世界和平就靠你了,我這兒有本秘籍,我看與你有緣,就十塊錢賣給你吧」。

NO.10我們的手錶都是年長的老師傅製作的

揭穿鐘錶專櫃店員最不靠譜的十句話

還記得鎚子科技之前的那個富有情懷的廣 告圖嗎?CEO羅永浩佝著身子伏案在一大堆亂七八糟的工具中,我的一個專業鐘錶維修師傅看過後,說一個賣手機的桌子比他修表的桌子還亂,這叫情懷?去過瑞士製表工廠的一定就會看到製表工坊很難看到年長的老師傅,伏案在做的一溜清年輕人甚至非主流,這與我們之前印象中掃地僧般的製表師形像極為衝突,為何都是年輕人?製表事業一旦流程化便就是工業標準化,這需要年輕人來完成。優厚的瑞士福利制度讓製表老師傅們可以早早的賦閒二線,或是裝配產量極少的超級複雜功能表,量產的手錶老師傅哪應付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