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入獄母親棄他而去,多年後爸爸變成老闆,母親突然回家,可路上遇到的乞丐,讓瞎眼奶奶說出實情……

kelvinliu     2017-02-18     47     檢舉
父親入獄母親棄他而去,多年後爸爸變成老闆,母親突然回家,可路上遇到的乞丐,讓瞎眼奶奶說出實情……

胡風曄三年前因為盜竊被判了刑,老婆當年就跟野男人跑了,留下七歲的兒子小傑跟著瞎眼的奶奶生活。可憐的小傑終日衣衫襤褸、蓬頭垢面,如同孤獨的小雞一樣,沒有夥伴。每當受人欺負的時候,他總會站到門前那棵老洋槐樹下,仰著頭,嫉妒地望著那窩被鳥媽媽呵護的小鳥。

這天在學校,小傑突然接到一封信,信是爸爸寫來的。親愛的小傑,爸爸開始做好事了,爭取早日回家,爸爸希望你做個懂事又聽話的孩子,好好讀書,為爸爸爭口氣……胡小傑一口氣讀完了信,高興得小臉通紅。他隱隱約約從別的孩子罵他的話中知道,他是壞蛋的兒子。放學後,小傑一路小跑著回到家的,口裡嚷著:「我爸爸做好事了,他就要回家了。」奶奶聽了,嘴巴張開著,半天沒合攏。

快樂的日子一晃而過,寒冷的冬天到了,奶奶的哮喘病犯了,一病不起,小傑只得在家照顧奶奶。小傑的班主任來家訪,得知小傑家的困境。她含著淚從口袋裡拿出一疊錢交給小傑,然後向全班、全校師生髮動了「獻愛心」行動。不久,記者叔叔也來了,採訪了胡小傑和他的奶奶,臨走前還掏出了口袋裡的四百元錢遞給了奶奶。很快,報紙上登出了小傑家的特殊情況,大幅的照片登在頭條,左鄰右舍送來了自家地里種出來的穀物,小朋友們都同情他,親近他了。小傑很開心,心裡有說不出的溫暖。

父親入獄母親棄他而去,多年後爸爸變成老闆,母親突然回家,可路上遇到的乞丐,讓瞎眼奶奶說出實情……

一個太陽偏西的假日裡,小傑正在門前那棵老洋槐樹下和夥伴們捉迷藏,突然有一輛小轎車停在了他們的身邊,孩子們隨後一擁而上,團團圍住了這輛車子。他們好奇地瞪大眼睛,看著車裡下來了一個面目慈善的叔叔。

「小朋友們,胡小傑呢?」那個叔叔向小朋友們打聽著,並拿出好多糖果分給了大家。

「叔叔,我是胡小傑,您,您是……」小傑以為又是哪個好心人來捐錢捐物的,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那個叔叔彎下了腰,兩隻手伸向了胡小傑,一把把他抱在懷裡,耳鬢廝磨著說:「兒子,我是你爸爸,兩年不見,爸爸變了很多嗎?」

小傑點點頭,被突然到來的幸福給弄得暈頭轉向。是呀,爸爸信中說過,做了好事會提前回來的。他掙脫了爸爸的胳膊,像小羊一樣一路歡快地跑回家,口中一直重複叫喊著:「爸爸回來嘍,爸爸回來嘍……」

大老遠的,奶奶就豎起了耳朵,當她確信是兒子回來之後,豆大的淚珠從凹進去的眼眶裡滾了出來,接著,她從床頭櫃里抓了五個雞蛋,又磕磕絆絆地走到鍋灶前,準備好好犒勞一下自己的兒子。

「媽,我其實很久前就出來了,在常熟開了一家服裝公司,生意還行。可就是時間不饒人,我今夜還要趕回去。這兩萬塊錢您收好,要讓小傑讀完書。有困難就呼我,這有電話……」

爸爸的號碼尾數全是8,看來是發財了。爸爸開著車子頭也不回地走了。奶奶像一尊神像立在門外,目送著車子的遠去,任手中的雞蛋一個一個地掉到了地上。

第二天,滿村子的人都知道了小傑的爸爸回來了,發了大財,他們都投過來羨慕的眼光,不久,就轉為嫉妒了。民政部門也不再救濟他們,相反,鎮政府還派人三番五次向瞎奶奶要小傑爸爸的電話,他們需要他的支持,家鄉的招商引資需要他。奶奶可精明了,她說她兒子臨走前沒有留下任何聯繫方式。瞎奶奶可不是簡單的人,她把小傑讀書的兩萬塊錢存了起來,還加了密碼,她說過無論經濟怎麼緊張,平時都不動用這筆錢。

左鄰右舍的人們偶爾手頭緊張,也來向奶奶開口借錢了,可是奶奶一毛都不拔。周圍的人開始憤憤地看著小傑了,還背里嘀嘀咕咕地說瞎奶奶小氣,說她不懂人情世故。更重要的是小朋友們又不理小傑了,上學、放學,他都孤零零地走著。小傑搞不明白,他多麼懷念以前的日子啊。

這時候,一個陌生的女人出現了,她給小傑帶來了些許安慰,她是遠方的媽媽,竟然回來了。小傑看到染著金色頭髮,穿著奇裝怪服的媽媽,嚇得躲在奶奶的胳膊底下,任她怎麼叫都不出來,直到媽媽跪在奶奶面前說:「我對不住小傑,對不住風曄啊,這就回來給他們賠罪了。」小傑才像受驚的小鳥那樣,慢慢吞吞地走了出來。奶奶卻發出了仰天的長嘆。小傑第一次覺得很恐怖,小小年紀的他是不明白這些的。

好景不長,小傑經常聽到媽媽與奶奶的吵架聲。有一次媽媽竟然拿著一張存單,血紅著眼要奶奶說出密碼,奶奶硬是咬緊牙關,一言不發。媽媽在家像賊一樣翻弄著家什,連奶奶的枕頭都不放過,那一天,媽媽為了跟奶奶搶那張記著電話號碼的紙條,竟然大打出手,奶奶的頭髮被揪掉了,衣服被撕成大窟窿,小傑在一旁嚇得瑟瑟發抖。待小傑明白了該護著奶奶的時候,奶奶竟然抽空把紙條往口中一塞,然後咽了下去。

媽媽回來了,家裡反倒不太平,小傑暗暗發誓一定將滿肚子苦水向爸爸傾倒,大家都想知道的爸爸的號碼已經深深地烙在他的心裡,抹也抹不去。小傑撥通了爸爸帶許多8的號碼,未語淚先流。爸爸嘆了一口氣,然後在電話里勸說:「真是世事難料啊!兒子,大人的事你不懂,你管好你的學習吧。」常熟的爸爸成了小傑唯一的精神寄託。

很快小傑四年級了,他的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但是老師在他的操行評語上都會寫上「性格孤僻」。

一天中午,小傑正準備上學去,看見家門口站著一個衣衫破爛、鬍子拉碴的乞丐。小傑趕緊轉身從簸箕里抓了一把米,準備施捨給這個可憐的乞丐。可是那人彎下了腰,兩隻手伸向了小傑,一把把他抱在懷裡,哽咽著說:「兒子,我是你爸爸,我回來了。」

小傑拳打腳踢地推開他,掙脫了他的懷抱,他才不信這鬼話,他的爸爸可是在常熟發了大財,才不是叫化子呢。「奶奶,奶奶,來了個神經病!還喊我兒子。」聽到聲音,奶奶匆忙跑出來了,被板凳絆了個趄趔,她爬起來,不顧滿臉的鮮血和眼淚,伸著雙臂朝叫化子問道:「是風曄嗎?我的兒子,你真的出來啦?」

叫化子也跌跌撞撞沖向前,一把抱住了奶奶,淚流不止。奶奶用手撫摸著他的額頭,滑到了耳朵,自言自語道:「是我的兒子,你終於回來了。」這種母子相見的場面,深深地震撼了小傑,他驚呆了。他不懂,這麼短的時間內,爸爸是怎麼由一個開著車子的胖富翁變成了瘦乞丐呢?

「砰」地一聲,媽媽摔掉了手中的熱水瓶,接著就潑婦似的大叫:「你沒發財嗎?你們娘倆串通起來想蒙我吧?」

那個自稱是爸爸的叫化子,站起來,迎著媽媽小聲地說:「愛蓮,你回來了就好,我發誓現在一定要好好做人,掙正當錢養家。」

媽媽皺著眉頭,捂住了鼻子,叫爸爸離她遠一點說話。家裡戰火紛飛,媽媽動不動就跟爸爸和奶奶大吵大鬧。不久,媽媽就神秘失蹤了。爸爸情緒很壞,又開始自暴自棄了,幹什麼都沒心思。奶奶受不住打擊,病倒在床。有一天,奶奶向小傑招手,小傑走到她床邊,奶奶的嘴唇哆嗦著,小聲說:「小傑,奶奶會說走就走的,告訴你家裡存摺的密碼,千萬別讓你爸爸知道。你一定要把書讀好,報答那個常熟的叔叔,奶奶早知道他不是你爸爸,但奶奶知道,他是個好心人。」

小傑突然愣住了,奶奶的話一下子讓他明白了許多疑問。

爸爸在家安靜地呆了一段時間,自媽媽走後他又開始渾身不自在了。那天爸爸喝了一些酒壯膽,然後騎著那輛病驢似的破自行車,背起了扳子、鉗子等工具搖搖晃晃的出了家門。小傑好奇,就偷偷地跟著爸爸跑了好幾里路,竟發現他偷偷爬上了電纜廠的那台變壓器上,小傑一陣緊張,腦子一轉,似乎明白了什麼。

家裡的經濟迅速好轉了,爸爸也給奶奶抓了好多的葯回來。可是就在一個月朗星稀的晚上,爸爸出去了以後,再也沒有回來。爸爸讓警察抓走了,奶奶哭得死去活來,然後一口氣沒有回過來,當夜身亡。小傑心如刀割,幾次哭暈過去了。

此時,小傑已經在讀五年級了,小小年紀,竟然遭遇這麼多的坎坷,他越發顯得成熟起來。這年升國中考試,小傑得了全鎮第一名,他忍不住打通了那個常熟叔叔的手機,彙報自己的情況:「叔叔,謝謝您!謝謝您對我們家的幫助。我不會辜負您的希望。對了,我奶奶已經去世了,是因為我爸爸幹了壞事又被逮走了。叔叔,是我報的警,我沒有做錯吧?」

「你是個好孩子……」那頭的叔叔哽咽了。

小傑甜甜地笑了,他真想快快長大,長大了,他要和叔叔一樣去幫助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