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男女的過冬食譜,來河南吃什麼最溫暖?

TEY_PECK_HA     2016-11-26     0     檢舉

肉食男女的過冬食譜,來河南吃什麼最溫暖?

肉食男女的過冬食譜,來河南吃什麼最溫暖?

據天氣預報靠譜或不靠譜的報道,中原大地生活的人們將在下周迎來降溫,雪花將會帶來真切的冬天。一座城,男男女女,除了最原始擁抱取暖的方式,還能通過怎樣的方式度過漫長而寒冷的冬天?文藝青年可以「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而我們肉食男女,只有油脂,才能拯救我們的冬天!

紅燜羊肉

第一次吃紅燜羊肉,是大學時的室友豆兒,從老家新鄉帶來的。豆兒以前身體不好,畏寒,豆爸心疼女兒,於是在各種溫補性食材中間找平衡,其中,最拿手的便是紅燜羊肉。

其實,豆兒的紅燜羊肉和我老家的紅燒羊肉差不多,都是羊肉切塊兒,加上蔥姜蒜爆炒,然後放入調料長時間的燜煮。最饞人是肉燉到一半兒的時候,香味兒從砂鍋頂蓋兒的小孔冒出,鍋內的「咕嘟」聲,微微弱弱,好不勾人!豆說,他們老家的紅燜羊肉還有另一種吃法,將紅燜羊肉做成火鍋,融合了巴蜀火鍋和北京涮羊肉的特點,也十分美味。

大學畢業後,豆兒去了澳洲。走之前,豆爸像嫁閨女似的把十指不沾陽春水的豆兒生拉硬拽在廚房:「外邊吃不到這麼正宗的中國菜啦,你得學會自己做,別的就算了,你不是最愛吃紅燜羊肉嘛,今兒你就好好看著我做,到時候萬一想吃了,別委屈自己。」

唉!菜倒是不難學,可得有人教不是?

野山菌燉土雞

畢業後,我在鄭州租了房子,和一個信陽的妹子合租。妹子體態豐腴,皮膚白皙,在胡吃海喝的戰壕里,我倆結下了堅實的革命友誼。前些日子和一位朋友在一個信陽飯館裡吃飯,外面冷風肆虐,不由得便想起了妹子。

那年我感冒將近一個月,周末癱倒在床,妹子敲門喊我喝湯。開門瞬間,雞湯的鮮香撲面而來,野山菌燉土雞,滿滿的室友愛把我感動的稀里糊塗!一口氣,喝掉大半碗,什麼感冒發燒直接不藥而愈。

去年,妹子回老家結婚了。我在朋友圈裡看到妹子的近照,大概有五六個月的身孕,每一寸皮膚都顯露著母性的光輝。後來,我給妹子打電話說起菜館吃飯的事。

「你雞是怎麼燉的呀,那天在飯館吃飯,可怎麼也不是你做的味兒……」

「那肯定的呀,那鍋雞我燉了一上午呢,裡面還放了兩味中藥,專門給你發汗的,能一樣嘛……」

火鍋

剛畢業那些年,日子慘澹。那時候關虎屯還沒拆,就在一大片南來北往的花花世界中,有一二十平屬於我和朋友們。那是朋友租住的房子,也是我們平日小聚的據點。每逢颳風下雪的天氣,我們就來到這裡吃火鍋,在熱火朝天的氣氛中,治癒彼此的「壞天氣症候群」。

碗筷都湊不齊的我們,勺子、叉子一起上,有人用碗,有人就著暖瓶蓋兒,場面感人。吃完順著身後的床一躺,長舒一口氣,嗚呼乖哉!

火鍋嘛,沒什麼技術含量,一切都是現成,麻辣菌香,隨時變身大廚。我們就在這一個鍋里相濡以沫,又在後續的奮鬥中相忘於江湖。那群人,有的回了老家,有的去了更大的城市,有的仍在這座城市摸爬滾打,總之火鍋照吃,可人總也來不齊。

羊肉湯

濤哥是老鄭州人,住在西郊最老的家屬院裡。平日裡不見濤哥工作,盡見他沒完沒了的鼓搗一日三餐。前些日子夜裡九點,濤哥獨坐灶火前,火上熬著羊肉和羊腿骨,香味飄的滿樓棟都能聞見。

第二日一早,恰逢變天。我哆哆嗦嗦的起來洗漱,恰好碰到濤哥一家吃早餐,一家人的歡聲笑語伴著溫潤如玉羊肉湯的鮮嫩氣息,我趕緊掬一把涼水,趕跑睡意。

鄭州人愛吃燴麵,這湯可是燴麵的基底。一個店家能否熬出一碗滋味醇厚,香而不膻的羊肉湯,對其生意有著至關性命的重要意義。湯的好壞,就看火候,大火轉小火,小火慢慢熬,幾個鐘頭的等,什麼時候等的自己的心也和鍋里的湯一樣乳色溫潤,無聲沸騰時,基本上湯也成了。

上燴菜

這是一道我老家的名吃,也是豫北紅白喜事的必備菜品,一般飯店少有。往年大家還都不怕麻煩,婚喪嫁娶都不麻煩酒店,就在自家門口,請村裡德高望重的人來主持事宜,再請手藝超絕的人砌火掌勺,熱鬧悲喜,同村分享共擔。

老家的燴菜一般分為兩種,紅湯和白湯。紅湯的是一般的燴菜,食材常見,白菜、皮渣、大肉之類,白湯就不一樣了,也只有白湯的,才能稱為上燴菜。食材豐富,黑白木耳、雞脯魷魚等等,山珍海味均有涉及。

2014年,村中有老人去世,那戶人家托朋友請來飯店裡的大廚,大廚帶著兩個徒弟,做的便是上燴菜。零星小雪,火灶旁邊的街道蹲坐滿了吃飯的人,離家近的直接盛上滿滿一鍋,端回去與家人分食。

幾大鍋菜,沒有丁點剩餘,來往的親客在雪地里踩出一個又一個的灰白腳印,零星的飄雪時不時的落進碗中,化作乳白湯色的一滴。

如今,生老病死依然在村中輪迴,那道上燴菜,也留在了無數人的記憶里。

固始鵝塊

天氣剛剛轉冷,同事便開始念叨,我的固始鵝塊兒,美味!火辣!熱辣!享受!巴拉巴拉……直到把我們所有人說餓,紛紛向她投射出怨念的眼神,她才一臉無知懵懂的閉嘴。

同事上周回老家,和父母小聚,一家人去到飯店,終於吃到了心心念念的固始鵝塊。

鵝油爆香,油湯鮮亮,菜品中不怎地見辣椒,可辣味卻從內滲透到外,吃的滿嘴冒火,辣勁兒撓心撓肝兒,讓人停不下嘴。趁著辣勁兒,趕緊夾兩口清爽的素菜,一頓飯下來,從內到外,口水、汗水,暢快淋漓,好不痛快!

「你們別動,今天我買單!」買單時,小妹對父母大手一揮。

在家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臨走時,父母臘腸臘肉,給她打包了很多。三個半小時的車程,對在家的父母而言,好遠……

腐乳肉

很多人不吃腐乳,不吃肥肉,但卻痴迷腐乳肉。中原大地,腐乳肉屬於扣碗中的一道,一般家裡有宴會或年節時間,才會準備。其實,腐乳肉並不難做,平日裡完全可以做來下飯。

一塊上好五花肉放入鍋內煮到半熟,撈出晾涼切薄片,取出幾塊腐乳弄碎和腐乳湯汁混合,再把片好的五花肉均勻的塗抹過湯汁,順著碗型一片一片的放到碗底,取塊新鮮豆腐切塊,和腐乳湯汁混合,放在肉片上面,撒上些許花椒八角薑絲和兩段蔥白,將剩餘的湯汁灑在碗中,上蒸鍋蒸上個20分鐘,齊活!

家裡的奶奶牙口不好,平日裡的雞鴨大多享用不了,叔叔不論節年,隔三差五的就喜歡蒸兩碗給奶奶備著。腐乳肉入口即化,肥而不膩,來上一塊別提多解饞。奶奶喜歡把肉加在饅頭裡,澱粉加葷油,幸福感還能比這口來的更快嗎?

冬季嚴寒拉近人與人的距離,秋風橫掃千軍,掀起市井煙火。田野上,遠處有炊煙;高樓里,近處有鑊氣。